?
兩性話題,戀愛技巧,婚姻家庭,婆媳關系,星座情緣,十二星座,心理測試,性格測試
親愛的,我們一起玩變裝play好嗎
Time 2020-06-16 18:01:18 情感驛站 性愛技巧

上周末,我們倆都不忙,我向男朋友提議玩換裝游戲,具體就是他穿我的衣服、我穿他的衣服一起出門。

這確實有我的私欲,我愛男裝,我經常拉著男朋友以買衣服之名純逛男裝大肆欣賞。他多次懷疑我根本不愛他,開玩笑說我和他在一起只是為了看他穿男裝。還好他是二次元,接受度很高,也對女裝充滿好奇,他同意了。

親愛的,我們一起玩變裝play好嗎

反正戴著口罩,不如玩大一點,我們決定加大難度,要求身上必須體現對方身份特色,我們得互相為對方化妝,但又為了能在這個城市繼續做人,我們不允許穿的太過分,高跟鞋他可以不穿,這一條是他強烈要求下給予他的男性關懷。

他問我,絲襪舒不舒服,我立馬找了條曾經買的彈性極高的大碼的黑色絲襪,他假模假式推了幾下,接了。曾經網上出現熱議,不少男生都將褲襪當成秋褲穿,并且愛不釋手,除褲襪外,還有背心緊身衣也好評連連,為此男生憤憤不平,被很多好物拒之門外,只是因為它有個“女士”“孕婦”這樣的營銷方式。

我還打趣問他要不要穿女士系帶內褲,全新的,讓你全方位體驗一把女性好物,他沒有拒絕,但短裙,他嚴肅拒絕了。

在長褲和長裙之間,我們花費了很長時間。他穿上長裙,從背影看是個高個子短發女生,從側面看就是個平胸高個子短發女生,從正面看,嗯,可能是個穿女裝的高個子短發男生,我的東方化妝秘術水平有限,大概率救不了他,所以最后選擇了長褲。

對于我的選擇則寬泛友好了很多,橫亙在我面前的選擇標準是喜不喜歡,他人各式打量都不必在我的考量范圍,十分安全。

這時候,我們發現男性身份的不便,他們的選擇太少了,女性穿男裝可能會得到帥氣、酷、果斷、大膽等評價,最差也就是個沒有女人味而已,而男性表現女性特性就是變態、二椅子、娘娘腔,除形象之外,生理上的流眼淚權利都被剝奪。

究其原因,女性特質長期以來都被認為低于男性特質,因此女性男性化是可以接受甚至值得鼓勵的(“向男孩子一樣勇敢堅強”),但男性女性化則是不被接受甚至被嘲笑鄙夷的(“怎么像個女孩子一樣柔弱?”)。

最后,他的著裝是女式系帶內褲、黑絲襪、花襯衣、白色七分褲,我的著裝是男士平角內褲、長T、黑色工裝褲,除了鞋子其他都是對方的。

玩變裝play

下一步是互相為對方化妝,這簡直是場災難。我告訴他手上拿的是眉筆,他說,原來是眉筆啊,然后繼續用它涂我的嘴,腮紅打了半張臉,眼角小亮片幾乎點到太陽穴,很快,這一切過去,輪到他當模特。我給他畫了個小丑妝。

我們就這樣帶著口罩出門了,那一天,是全新的一天,開始于男朋友沒有拒絕我,我們還以為會擾亂社會秩序。

我們走路的姿勢發生了變化,他隱隱有大跨步走貓步的趨勢,還捂嘴笑了4次,會下意識并攏雙腳站直。而我,聲音低了好幾度,語言多陳述,感嘆詞少了很。也就是說,穿衣的風格影響了我們的行為模式,尼采說過,他用打字機和稿紙寫作是完全不同的,他認為寫作方式參與了他的思維表達。

張愛玲說:“對于不會說話的人,衣服是一種言語,隨身帶著的一種袖珍戲劇。”選擇哪種風格服飾就參加了哪種換裝游戲,說白了,就是一種方法派表演,穿上某種特定的衣服,完全融入角色之中,創造角色本身的性格和生活,力求純粹的浸入、準確的寫實,用服裝語言虛構人格。

語言的力量是可怕的,它摧毀了《霸王別姬》小豆子死死守住的那條性別線,雖然這線從他被打扮成女孩就是守不住的,但真正意義上的摧毀還是在唱出“我本是女嬌娥,又不是男兒郎”,那時小豆子不再是單純的反串,這時他完成了跨性別,對別人來說,唱旦角可能是本行,無它手熟爾,用技巧對話角色,但對他來說,就是本色出演,直接與角色對接。

我們換裝,不是跨性別,也不是本行,只是為了將自己代入角色,類似于角色扮演,創造某種情境,短暫嘗試完全不一樣的人生,換一種思路看世界。

最初,我把換裝當成一種游戲,只想快樂地參與其中,但現在我質問自己,我愛男裝,是真心覺得男裝裁剪、版型設計合心意,還是男權話語下的又一次不經意投降映射?我是否再次為了成為女性而成為女性?

游戲結束后,我想,答案并不是那么容易給出的,也可能在下次游戲中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wriqc.tw/xaz/xajq/626706.html

熱門閱讀

最新美文
相關文章
本周熱門美文摘抄
??

Copyright©2015-2020 情感驛站版權所有 QQ:123418966